司马光竟能生平只爱一人,内人背着司马光买了

中国古代是事实上的一夫多妻制度,对于那些身居高位、或者家财万贯的男子来说,妻妾成群、美女相拥是很正常的现象。男人多数荷尔蒙挥发快、欲望强,好色成性,不但家里“红旗不倒”,莺莺燕燕的;外面还要“彩旗飘飘”,逛妓院,养小蜜。

马光砸缸的故事,让我们从小就知道司马光的机智与勇敢。但你知道吗?在一夫多妻制的古代,尤其是在北宋崇尚“纳妾蓄妓”的风俗下,为何司马光一生只有一个老婆,并且在婚后很长时间没有孩子的情况下,也能做到不纳妾?

司马光趣闻:夫人背着司马光买了一个美女安置在卧室

特别是北宋王朝,赵家天子历来重视文人官宦,士大夫们多生活富足宽裕,故有纳妾、蓄妓的风尚,而且他们亦有这样的经济条件和闲情逸致、风花雪月的嗜好。可是,倒还有王安石、司马光这样两位特殊的人物,他们是大政治家、大文学家,皆数度为相,位极人臣,高高在上,却是极为罕见的不纳妾、不狎妓之人,而且两人还在从政作风上很廉洁,在个人生活上很俭朴。更有意思的是,他俩在政治立场上却恰好相反,一个是改革派,一个是保守派,针锋相对,势同水火,你死我活。这可就忒怪异了。

坚决“不纳妾”

图片 1

这里我们介绍一下司马光。

结婚30多年,司马光的妻子始终没有怀孕,司马光并不着急,也没有以此为借口,在外面拈花惹草。可是他不着急,他夫人心里却很惭愧,决心想办法解决这一问题。

司马光一生诚信,是受父亲的诚实教育的影响。大概在司马光五六岁时,有一次,他要给胡桃去皮,他不会做,姐姐想帮他,但也去不掉,姐姐就先行离开了。後来,一位婢女用热汤顺利将胡桃去皮,等姐姐回来,便问:“谁帮你做的?”他说是自己做的。父亲听了,便训斥他:“小子怎敢说谎。”司马光从此不敢说谎了。年长之后,还把这件事写到纸上,用以鞭策自己,一直到死,司马光都没有说过谎言了。邵雍的儿子邵伯温还看过这张纸。清人陈宏谋说:“司马光一生以至诚为主,以不欺为本。”後人对司马光盖棺论定之语,也是一个“诚”字。

话说司马光因为一直只有一个老婆,没有小妾;又不狎妓,不养小蜜、二奶,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是夫妻俩谁的责任,或者干脆就是根本没过什么性生活,夫妻俩缺少房事(一则大概是他公务太忙,个人享乐时间太少;二则对男欢女爱不感兴趣,或者完全就是很少欲望;三则妻子长相不好、不会挑逗他、包办婚姻故感情不深等),所以与张夫人结婚30多年了,竟然还没有生育,想必背后笑话他的人不少。

一天,她背着司马光买了一个美女,悄悄安排在卧室,自己则找理由外出。司马光看了一眼便到书房看书去了,美女也跟着到了书房,俯首弄姿,还将衣服掀开一角,露出一点雪肌酥胸,大打性感色情牌;又从案几上拿起一本书,随手翻了翻,娇滴滴地问:“请问先生,中丞是什么书呀?”司马光赶紧板起面孔,拱手答道:“中丞是尚书,是官职,不是书!”声音和口气生硬、冷淡极了。美女终于感到十分无趣,只好失望地离开了。

司马光要卖一匹马,这匹马毛色纯正漂亮,高大有力,性情温顺,只可惜夏季得了肺病。司马光对管家说:“这匹马夏季有肺病,这一定要告诉给买主听。”管家笑了笑说:“哪有人像你这样的呀?我们卖马,怎能把人家看不出的毛病说出来!”司马光可不认同管家这种看法,对他说:“一匹马多少钱事小,对人不讲真话,坏了做人的名声事大。我们做人必须得要诚信,要是我们失去了诚信,损失将会更大。”管家听后惭愧极了。

司马光一心干事业,从朝廷大政方针到写他的大部头史书,故并未放在心上,没想过采取什么方式生个一儿半女来;可张氏急得要死,也许是社会与家庭压力太大,考虑传宗接代,担心断子绝孙、遭人谩骂,于是就计划找人来替代她完成这个神圣的使命。怎么做呢?自然是另外挑选年轻美女来与她丈夫同床共寝,合卺孕育后代了。

又一次,张夫人和丈母娘商量,又偷偷地安排了一个美貌丫鬟。司马光生气地对丫鬟说:“走开!夫人不在,你来见我作甚!”后来张夫人终身未育,司马光就收养了族人之子“司马康”,作为养子。

展开剩余71%

果然,有一天张夫人托人买来了一个绝色女子,眉目如画,脉脉含情,秀发如云,妩媚娇艳,更让其精心打扮,浓香扑鼻,猜想夫君这次是难以抵挡她的诱惑了,然后悄悄安置在卧室里,而自己则借故外出了。司马光其实是早已看到此女了,可他似乎对美色毫无感觉,扑鼻的馥郁也好像闻不到,竟一点不加理睬,自顾走进书房看书去了。

司马光的妻子张氏去世后,这位廉洁、清贫的宰相竟拿不出给妻子办丧事的钱,只好把仅有的3顷薄田典当出去,置棺发丧,尽了丈夫的一点责任。

司马光性情淡泊,不喜奢华,他在《训俭示康》中曾提到,小时後长辈会给他穿华美的衣服,他总是害羞脸红而把它脱下。宝元年间,中举时,曾得到仁宗皇帝的接见。酒席宴会上,每人都在头上插满鲜花,肆无忌惮地嬉戏取乐,唯独司马光正襟危坐,也不戴花。被同行的人提醒后,司马光才不太情愿地戴了一朵小花。

美女因为重任在身,不敢愠怒,亦跟着相爷去了书房。面对司马光,她故意搔首弄姿,卖弄风情;还将衣服掀开一角,露出一点雪肌酥胸、乳高沟深,打性感色情牌;又从案几上拿起一本书,随手翻了翻,声音嗲嗲的学林志玲姐姐,娇滴滴地问:“请问先生,中丞是什么书呀?”司马光赶紧离她一丈,板起面孔,拱手答道:“中丞是尚书,是官职,不是书!”声音和口气实在是生硬、冷淡极了。美女终于感到十分无趣,只好大失所望地离开了。

司马光如何教育后辈儿孙

司马光有一个老仆,一直称呼他为“君实秀才”。一次,苏轼来到司马光府邸,听到仆人的称呼,不禁好笑,戏谑曰:“你家主人不是秀才,已经是宰相了,大家都称为‘君实相公’!”老仆大吃一惊,以后见了司马光,都毕恭毕敬地尊称“君实相公”,并高兴地说:“幸得大苏学士教导我……”司马光跌足长叹:“我家这个老仆,活活被子瞻教坏了。”

还有一次,司马光到丈人家去赏花。张夫人和母亲合计,又偷偷地安排了一个秀丽、温存的丫鬟,准备供相公使用。这次司马光更加不客气了,竟生气地对朝丫鬟训斥道:“走开!夫人不在,你来见我作甚!”第二天,丈人家的宾客都知道了这件事,遂对司马光十分敬佩,说他与张氏俨然就是“司马相如和卓文君”白头偕老的翻版。

在山西着名的王家大院里,有一块着名的匾额“法司马训”,即北宋名臣鸿儒司马光为其家人制定的家训——《司马氏居家杂仪》。

北宋士大夫生活富裕,有纳妾蓄妓的风尚。但司马光却是极为罕见的不纳妾、不储妓之人(不纳妾的还有王安石、岳飞)。婚后三十余年,妻子张氏没有生育,司马光并未放在心上,也没想过纳妾生子。张夫人却急得半死,一次,她背着司马光买了一个美女,悄悄安置在卧室,自己再借故外出。司马光见了,不加理睬,到书房看书去了。美女也跟着到了书房,一番搔首弄姿后,又取出一本书,随手翻了翻,娇滴滴地问:“请问先生,中丞是什么书呀?”司马光离她一丈,板起面孔,拱手答道:“中丞是尚书,是官职,不是书!”美女很是无趣,大失所望地走了。

唯独一人哂笑道:“可惜司马光不会弹琴,只会鳖厮踢!”什么意思?你猜得到吗?这里就不再展开解释。总之张夫人终身未育,司马光就只好收养了哥哥的儿子司马康,作为他们夫妇的养子。司马光就这样与妻子相依为命、相濡以沫,并无第二人之想。

在司马光看来,为人父母“爱”孩子更要“教”孩子,只爱不教不是真爱。“爱而不教,使沦于不贤,陷于大恶,入于刑辟,归于乱亡。非他人败之也,母败之也。”

还有一次,司马光到丈人家赏花。张夫人与自己的母亲合计,又偷偷地安排了一个美貌的丫鬟来见司马光。司马光不客气了,生气地对丫鬟说:“走开!夫人不在,你来见我作甚!”第二天,丈人家的宾客都知道了此事,十分敬佩,说俨然就是“司马相如和卓文君”白头偕老的翻版。唯独一人笑道:“可惜司马光不会弹琴,只会鳖厮踢!”张夫人终身未育,司马光就收养了哥哥的儿子司马康,作为养子。司马光就是如此和妻子相依为命的。

当时司马光正在洛阳任职。洛阳是世上第一等的繁华都会,曾是东周、东汉的京城,西汉、唐朝的副京,其灯会华彩隆重,享誉天下。每逢元宵节,张夫人就想出去看花灯。司马光说:“家里也点灯,何必出去看?”张夫人说:“不止是看灯,也随便看看游人。”司马光一笑,说:“看人?怪了,难道我是鬼吗!”啥意思?大家也猜一猜。

要教育好后辈儿孙,读书必不可少。《居家杂仪》规定,孩子七岁诵《孝经》、《论语》,八岁诵《尚书》,九岁诵《春秋》及诸史,十岁以后读《诗》、《礼》、《传》等其他圣贤书。

洛阳的灯会享誉天下,逢元宵节,张夫人想出去看灯,司马光说:“家里也点灯,何必出去看?”张夫人说:“不止是看灯,也顺便看看游人。”司马光一笑,说:“看人?怪了,难道我是鬼吗?”

司马光的妻子张氏去世后,这位廉洁、清贫的宰相竟无以为葬,即拿不出给妻子办丧事的钱,只好把仅有的3顷薄田典当出去,置棺发丧,尽了丈夫的一点责任。司马光任官近40年,而且位高权重,却竟然要典地葬妻,令人感慨。

在一夫多妻合理合法的古代,司马光尚能一生只爱一人,现代一夫一妻制度下,却有不少人包二奶、养小三,东窗事发后不少还能获得妻子的原谅,继续“潇洒”的生活。

司马光年老体弱时,朋友刘贤良拟用五十万钱,买一婢女供司马光使唤,司马光婉言谢绝,他说:“吾几十年来,食不敢常有肉,衣不敢有纯帛,多穿麻葛粗布,何敢以五十万市一婢乎?”

当司马光年老体弱时,其友刘贤良拟用50万钱买一漂亮婢女供他使唤。司马光却婉言拒之,说:“吾几十年来,食不敢常有肉,衣不敢有纯帛,多穿麻葛粗布,何敢以50万市一婢乎?”就连老婆死了,还是没再讨小妾。

司马光在洛阳编修《资治通鉴》时,居所极简陋,於是另辟一地下室,读书其间。当时大臣王拱辰亦居洛阳,宅第非常豪奢,中堂建屋三层,最上一层称朝天阁,洛阳人戏称:“王家钻天,司马入地。”司马光的妻子去世后,清贫的司马光无以为葬,拿不出给妻子办丧事的钱,只好把仅有的三顷薄田典当出去,置棺理丧,尽了丈夫的责任。司马光任官近四十年,而且官高权重,竟然典地葬妻。

重读历史,让人深思。俗语说: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大多数学子苦读寒窗,跻身仕途,无不是为了显耀门庭,荣华富贵,泽被后世,荫及子孙。在这些人面前,司马光的清廉更显可贵。

本文由威尼斯国际官方网站发布于中国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司马光竟能生平只爱一人,内人背着司马光买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