败也独孤

581年北周外戚杨坚建隋称帝,589年隋灭陈,结束了自西晋末年以来长达300年的南北分裂局面。战争结束后,隋文帝致力于国家的发展,对政治、经济制度上进行了大量改革,轻徭薄赋,发展经济。至隋炀帝即位时,当时全国人口达到8907536户,46019956人,从而创造出一个政治稳固、社会安定、百姓富足、文化繁荣的盛世,史称「开皇之治」,也为以后唐朝的繁盛奠定基础。 「开皇之治」得益于隋文帝手下有一批出类拔萃的人才。在 的众多名臣之中,有一位不得不单独介绍一下,他就是高颎。唐太宗李世民曾赞叹:「朕比见隋代遗老,咸称高颎善为相。高颎有经国大才,为隋文帝赞成霸业,知国政者一十余载,天下赖以康宁。及为炀帝所杀,刑政由是衰坏。」能让 遗老一直念念不忘,李世民能有如此高的评价,高颎究竟是有着怎么样的人生传奇呢? 高颎字昭玄,也叫高敏,541年出生,是渤海蓨人。高颎的父亲高宾曾在北齐为官,后来投奔到北周。当时北周的大司马独孤信(三个皇帝的老丈人,之前曾专门写过他)将高宾引为自己的幕僚,并赐姓独孤。独孤信被杀后,独孤信的小女儿独孤伽罗此时已经嫁于杨坚,因高宾是自己父亲的故吏,所以经常往来高家。这也为高颎以后的仕途开辟了一条道路。 再说高颎,他少年就聪明敏捷,很有度量胸襟,而且「略涉书史,尤善词令」。高颎幼年时家里有一棵大柳树,高百许尺,亭亭如盖,家乡的老人们都说「此家当出贵人。」 558年17岁的高颎被齐王宇文宪引为记室,北周武帝年间,又先后担任内史上士、下大夫等职,以平齐之功被封为开府。 杨坚掌握朝政后,意图夺取皇位,素闻高颎精明强干、熟习军事、多计谋,且高家是自己的妻子独孤伽罗的熟人,便想延揽他加入自己的集团,便派遣派邗国公杨惠传达自己的意思。高颎明白杨坚的意思后,十分高兴:「愿受驱驰。纵令公事不成,颎亦不辞灭族。」此后杨坚渐渐疏远了生活奢侈的郑译等人,将高颎视为心腹。 580年尉迟迥起兵反叛,派遣自己的儿子尉迟惇率步骑兵八万,进驻武陟。杨坚派韦孝宽进军讨伐,不料官军到河阳后,诸路大军都不敢领先出战。杨坚见诸将没有统一指挥,就想派崔仲方前去监军,可是崔仲方却以父亲在山东推辞。高颎见众人都没有上前线的意思,便主动请缨。到达前线后高颎屡出奇谋,最终将叛乱平定。 高颎字昭玄,也叫高敏,541年出生,是渤海蓨人。高颎的父亲高宾曾在北齐为官,后来投奔到北周。当时北周的大司马独孤信(三个皇帝的老丈人,之前曾专门写过他)将高宾引为自己的幕僚,并赐姓独孤。独孤信被杀后,独孤信的小女儿独孤伽罗此时已经嫁于杨坚,因高宾是自己父亲的故吏,所以经常往来高家。这也为高颎以后的仕途开辟了一条道路。 再说高颎,他少年就聪明敏捷,很有度量胸襟,而且「略涉书史,尤善词令」。高颎幼年时家里有一棵大柳树,高百许尺,亭亭如盖,家乡的老人们都说「此家当出贵人。」 558年17岁的高颎被齐王宇文宪引为记室,北周武帝年间,又先后担任内史上士、下大夫等职,以平齐之功被封为开府。 杨坚掌握朝政后,意图夺取皇位,素闻高颎精明强干、熟习军事、多计谋,且高家是自己的妻子独孤伽罗的熟人,便想延揽他加入自己的集团,便派遣派邗国公杨惠传达自己的意思。高颎明白杨坚的意思后,十分高兴:「愿受驱驰。纵令公事不成,颎亦不辞灭族。」此后杨坚渐渐疏远了生活奢侈的郑译等人,将高颎视为心腹。 580年尉迟迥起兵反叛,派遣自己的儿子尉迟惇率步骑兵八万,进驻武陟。杨坚派韦孝宽进军讨伐,不料官军到河阳后,诸路大军都不敢领先出战。杨坚见诸将没有统一指挥,就想派崔仲方前去监军,可是崔仲方却以父亲在山东推辞。高颎见众人都没有上前线的意思,便主动请缨。到达前线后高颎屡出奇谋,最终将叛乱平定。 大军回京后,杨坚设内宴招待高颎,席间杨坚竟撤下御帐赏给他。581年杨坚即位后,高颎被任命为宰相,封渤海郡公,朝中大臣无人能比,以至于杨坚每次都称呼他为独孤,而不直呼其名而不名也。但高颎非常明白形势,「深避权势,上表逊位,让于苏威」。杨坚为成人之美,同意解除高颎的宰相职务,但没过几天,杨坚说:「吾闻进贤受上赏,宁可令去官!」便恢复了他宰相的职务,还加封他为左卫大将军。 高颎主持朝政后,组织参与制定各项国家典章制度,修订刑律,废除了一些严刑酷法,对旧律作了一定程度的改进。582年高颎担任新都大监,负责隋朝新都大兴城的建设,「制度多出于颎」,将长安建设为当时的国际化大都市,为后来唐代长安的繁荣奠定基础。众所周知唐朝众多政治经济制度都来源于隋朝,如三省六部制、均田制、府兵制、租庸调制,州县制,所谓的「唐循隋制」。而这些制度也大都在高颎的主持下建立起来的,对后世影响深远。 582年高颎奉命节度诸军,讨伐陈国。此时陈国的皇帝陈顼病死,朝臣纷纷提议趁机出兵。但高颎认为隋朝刚刚建立,准备不足,且突厥在北方虎视眈眈,便提出「礼不伐丧」,奏请班师,最终隋文帝采纳了他的建议。 此时杨坚志在一统天下,便向高颎询问伐陈策略。高颎提出了一个「狼来了」的建议,根据南北自然条件不同,南方粮食收割的早,北方较晚,在他们收割的季节,我们征集少量军队,扬言入侵。他们一定会屯兵守御,从而耽误收割。他们把人马聚集起来了,我们解甲不动,经过几次,他们就会习以为常,不再相信。我们趁机渡江,便可一举成功。同时江南潮湿土薄,没有地窖,我们要经常派人去烧毁他们的仓库,这样「不出数年,自可财力俱尽」。 隋文帝采纳了他的建议,「由是陈人益敝」,588年正式下诏伐陈,任命杨广为元帅,高颎为元帅长史,「三军咨禀,皆取断于颎」。589年陈被灭,杨广想将陈叔宝的妃子张丽华纳为己有,高颎不允,「武王灭殷,戮妲己。今平陈国,不宜取丽华。」还命人将张丽华斩首,搞的杨广非常不爽,从此怀恨在心。 大军回到长安后,高颎被封为上柱国、齐国公,隋文帝慰劳道说:「公伐陈后,人言公反,朕已斩之。君臣道合,非青蝇所间也。」高颎依然提出辞职,隋文帝又特意下诏勉励,「公识鉴通远,器略优深,出参戎律,廓清淮海,入司禁旅,实委心腹。自朕受命,常典机衡,竭诚陈力,心迹俱尽。此则天降良辅,翊赞朕躬,幸无词费也。」 此时杨坚志在一统天下,便向高颎询问伐陈策略。高颎提出了一个「狼来了」的建议,根据南北自然条件不同,南方粮食收割的早,北方较晚,在他们收割的季节,我们征集少量军队,扬言入侵。他们一定会屯兵守御,从而耽误收割。他们把人马聚集起来了,我们解甲不动,经过几次,他们就会习以为常,不再相信。我们趁机渡江,便可一举成功。同时江南潮湿土薄,没有地窖,我们要经常派人去烧毁他们的仓库,这样「不出数年,自可财力俱尽」。 隋文帝采纳了他的建议,「由是陈人益敝」,588年正式下诏伐陈,任命杨广为元帅,高颎为元帅长史,「三军咨禀,皆取断于颎」。589年陈被灭,杨广想将陈叔宝的妃子张丽华纳为己有,高颎不允,「武王灭殷,戮妲己。今平陈国,不宜取丽华。」还命人将张丽华斩首,搞的杨广非常不爽,从此怀恨在心。 大军回到长安后,高颎被封为上柱国、齐国公,隋文帝慰劳道说:「公伐陈后,人言公反,朕已斩之。君臣道合,非青蝇所间也。」高颎依然提出辞职,隋文帝又特意下诏勉励,「公识鉴通远,器略优深,出参戎律,廓清淮海,入司禁旅,实委心腹。自朕受命,常典机衡,竭诚陈力,心迹俱尽。此则天降良辅,翊赞朕躬,幸无词费也。」 此后将军庞晃、卢贲,先后在隋文帝面前揭高颎的短,隋文帝大怒,将俩人贬到外地,并对高颎说:「独孤公犹镜也,每被磨莹,皎然益明。」 590年尚书都事姜晔、楚州参军李君才上奏说水旱不调,是因为高颎的缘故,应该贬谪,结果被贬谪的是他们自己。 不久高颎的夫人贺拔氏病重,隋文帝派人问候,「中使顾问,络绎不绝」。后来隋文帝亲临高颎府邸,「赐钱百万,绢万匹」。高颎为人谦和,从不争功,平陈后贺若弼、韩擒虎曾为争功拔剑相向。一次隋文帝召见高颎、贺若弼谈起平陈之事,高颎言道:「贺若弼先献十策,后于蒋山苦战破贼。臣文吏耳,焉敢与大将军论功!」隋文帝大笑,时人对高颎的谦让非常赞佩。不久后隋文帝让高颎的儿子高表仁迎娶了太子杨勇的女儿,对高家的赏赐不可胜计。 599年突厥内犯,隋文帝命高颎、杨素、燕荣兵分三路进击突厥。高颎率领大军大破突厥,乘胜追击700里,期间曾派人请求援兵,因此又有大臣提出高颎打算谋反。隋文帝没说什么,就在此时,高颎率军破敌而还,但高颎的人生也逐渐开始转折。 600年隋文帝在独孤皇后的怂恿下,打算废掉太子杨勇,便征询高颎的意见。高颎长跪在地上,言道「长幼有序,其可废乎!」隋文帝默然,而独孤皇后知道高颎是不会同意的,私下里打算除掉他。本来高颎能成为杨坚的心腹,与独孤皇后的关系是分不开的。而此时独孤皇后对高颎却越来越不满。 为何独孤皇后对高颎的态度会发生变化呢?这和独孤皇后的性格有关,她不仅是「一夫一妻制」的坚定践行者,还是个捍卫者。当初高颎夫人病死后,独孤皇后曾建议隋文帝做媒,给他在张罗一门婚事,不料高颎却说自己年纪大了,每天只是斋居读佛经而已,至于再娶就算了。结果不久后高颎的爱妾却生了一个男孩,这让独孤皇后非常不满,一方面她瞧不起娶妾的男子,另一方面这高颎明显不给她面子。 于是独孤皇后便在隋文帝面前说高颎「心存爱妾,面欺陛下」,这种人不能再相信了,隋文帝觉得在理,便开始疏远高颎。不久后隋文帝商讨征伐高句丽,高颎持反对意见,但反对无效,高颎任行军长史,辅佐汉王杨谅出征,大军因遭遇大雨疾病,最终撤回。独孤皇后又开始搬弄是非,同时汉王杨谅也帮腔,跟父皇母后哭诉「儿幸免高颎所杀」,实际上只是因为杨谅自以为是,瞎指挥,高颎没有采纳而已。 但正应了那句话,屋漏偏逢连夜雨!上柱国王世积因罪被杀,供词中牵连到了高颎。朝臣中上柱国贺若弼、吴州总管宇文弥、刑部尚书薛胄、民部尚书斛律孝卿、兵部尚书柳述等上疏说高颎无罪,但隋文帝更加愤怒,下令将这些求情的人全部逮捕,因此朝臣中再无敢求情之人,最终高颎被免去官职,只保留齐国公的封号。 不久后隋文帝在秦王杨俊的府邸举行宴会,高颎因邀也参加。酒席宴间,高颎悲不自胜,泪流满面,独孤皇后也哭了,左右的也哭了。隋文帝对高颎说道:「朕不负公,公自负也。」,又对左右侍从言道:「我于高颎胜儿子,虽或不见,常似目前。自其解落,瞑然忘之,如本无高颎。不可以身要君,自云第一也。」 没过多久,有人举报说,高颎的儿子对高颎说:「司马仲达初托疾不朝,遂有天下。公今遇此,焉知非福!」隋文帝大怒,不辨真伪下令把高颎囚禁在内史省拷问。此时司法部门又奏报了高颎别的事情,说曾有和尚、尼姑对高颎言明年国有大丧、皇帝过不了十九年等大逆不道的话。隋文帝震怒,有司请求将其处死,但隋文帝饶他一命,将其贬为庶民。 高颎刚当宰相时,他的母亲就曾劝诫他为官谨慎。高颎也一直是这样的做的,谨小慎微。当被免官为民时,他反而很高兴,认为自己逃过一劫。却不想真正的劫难还在后边。杨广即位后,高颎被封为太常,负责收集乐工和流矢的音乐。此后他对隋炀帝奢靡的作风很不满,常与其他人议论,结果被人告发。607年7月隋炀帝以谤讪朝政为由,将高颎、贺若弼等人诛杀,时年67岁。高颎死后,天下惜之。 高颎的一生可以说是「成也独孤,败也独孤」,当他卷入皇位争夺的漩涡中时,就已注定难逃一死。唐初名臣魏征曾这样评价高颎:「颎有文武大略,明达世务。及蒙任寄之后,竭诚尽节,进引贞良,以天下为己任。苏威、杨素、贺若弼、韩擒等,皆颎所推荐,各尽其用,为一代名臣。当朝执政将二十年,朝野推服,物无异议。治致升平,颎之力也,论者以为真宰相。」高颎为人谨慎,他一生的奇策密谋、损益时政的疏奏,全部被他销毁,因此世间罕有所闻。 唐人杜佑也称赞高颎「功规萧、葛,道亚伊、吕,近代以来未之有也。」

本文由威尼斯国际官方网站发布于历史报道,转载请注明出处:败也独孤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