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小时歼灭193个日本官兵,30分钟歼灭193个日本士

图片 1

图片 2

在电视剧《亮剑》中,李云龙率部伏击日军战地观摩团,还干掉了一个日军少将,让楚云飞佩服不已。这场战斗的原型就是韩略村伏击战

从中也可以看出日本军人并不都以战死沙场为荣,苟活与战死之间,很多日本兵仍然觉得活着是最好的。至于冈村宁次,在他的地盘上发生如此重大失误,自然免不了不轻的责罚。

图片 3

查阅日军战史,还会发现一个更有意思的事情,无论是专门记述华北方面军作战过程的《华北治安战》,还是通史性的《日本军国主义侵华资料长编——大本营陆军部摘译》《中国事变陆军作战史》等资料都找不到有关这次战斗的记载。

原来,韩略村的村长早就跟组织上商量好了,等到战争一打响,他们就向日本人通风报信,让日本人赶紧派援军救人,等到日本军赶到的时候。

图片 4

然而当日军的观摩团浩浩荡荡的开进了韩略村附近的时候,碰巧闯进了八路军某团的伏击圈,其实八路军的这个团事先并没有得到日本观摩团要在这里经过的消息,他们原本是要伏击扫荡根据地的日本鬼子,没想到正好歪打正着碰到了,日本观摩团,最后也经过半个小时的激战,日本观摩团180多个人,除三个人侥幸逃脱外,剩下的全都被消灭了。

图片 5

图片 6

这个可能性应该是很小的。再者,八路军的诸多记载中都明确提到,这一战,有3个敌人逃掉。那么这3个漏网之鱼中很有可能就有服部直臣。

随着193名日本军官的靠近,我军大喊一声“打”,战争爆发,一开始的时候193名军官没有反映过来,因此比较被动,当日本军官反应过来以后我军已经占据了绝对的先机。

1943年秋,冈村宁次在华北扫荡了两年,感觉取得了一定进展,于是计划再来一次“彻底清剿”,完成天皇交代的任务。为了向其他师团传授扫荡经验,他特令其他师团的军官前来观战学习。抽调过来的军官,都是中队长以上的,从尉级到佐级再到将军,各级别都有,一共193人,准备赴太岳前线观战。

李云龙医院结识田雨以及电视中田雨好友张白露插足于李田之间的感情纠葛都取材于王近山的事迹。

图片 7

这个事情发生在抗日战争时期,1943年10月24日,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太岳第二军分区386旅第16团开赴延安途中,在洪洞县韩略村打了一个漂亮的伏击战。这一场战斗如同霹雳烈火,疾风骤雨,仅用半个小时,日军“战地观战团”190余人全部被歼,这其中有少将旅团长服部直臣和日本天皇的侄儿,这场战争究竟是怎么回事呢?且听详细分解。

1943年10月24日,发生在山西临汾洪洞县韩略村的“韩略村之战”是八路军在百团大战之后取得的一次影响很大的胜利。虽然仅仅击毙100多名日军,但是这次胜利的含金量是很大的,因为这股敌人全部是日军军官。

中国历史上进行时间最长最为惨烈的战斗是抗日战争,说起抗日战争中国人对日本人有两种评价,一种是日本人虽然身材矮小,但是打仗不要命,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存在。

值得一提的是,此役还未等冈村宁次派飞机赶来援战,191个军官就被收拾干净了,其中多数被围剿,少数刨腹自杀,还有两个逃到山洞里,最后靠装死躲过去了一劫。

按照常识来推断的话,如果在“韩略村战斗”中有日本将军被击毙的话,作为当时日军华北方面军的司令官,他怎会在回忆录中如此轻描淡写?一个日本将军被击毙,这绝对是晴天霹雳,除非是冈村宁次故意隐瞒不报。

战争前期,日本军人被洗脑,打仗确实不要命,但是随着战争持续进行,日本本就是人员稀少的岛国,导致日本人后备军不足,只能让一些十五六岁的奶娃娃上战场。

据洪洞韩略村一位亲历了那场战斗的老人讲述了那场战斗:“那年我二十七八岁,是对敌斗争的中心村长。日本人在韩略村东面的高垣上修了一个碉堡,战斗前一天我得到一个消息,有日本人大部队要到山里去打中国兵,马上将情报汇报给了部队。”接到消息后,陈赓马上开会,作出战斗部署,当时王近山将军的任务,是率领十六团吃掉这个“战地参观团”。

冈村宁次也是同样这样认为,所以他为了炫耀自己的战术,专门从各地抽调了一些的日本日本军官,也就200人左右,由他的爱将直接率领着准备到前线进行观看战斗。

图片 8

图片 9

10月23日上午8时许,公路远方腾起滚滚烟尘。王近山驾望远镜一望,路上一溜汽车,一查整整13辆,车上站满了日本鬼子。王近山心想,13辆汽车也就二 三百人,而他此时有1000多人,吃掉二三百人很有把握。

与此同时寻找适合攻击的地点,早早的就埋伏好了,从凌晨开始,我军就一动不动的埋伏着,直到九点终于从望远镜中看到了193名军官在车上有吃有喝,有说有笑的疾驶而来。

自从抗日战争爆发后,日寇对我华北根据地进行疯狂的“铁滚扫荡”,冈村宁次当时是华北方面军总司令,也是日本布兵中国的最大一个方面军,手下有十几个师团。冈村宁次是一个科班出身、历经无数战场锻炼出的日本高级将领。他在东北战场镇压抗联,华中战场夺取武汉,华北战场扫荡根据地,每次都是天皇钦点人选。

然而70多年过去了,笔者仍对这次战斗中战地观光团的团长少将服部直臣是否被击毙存在疑问。

岗村发明了“铁滚扫荡法”这种方法的威力是巨大的,正是因为这样,冈村宁次沾沾自喜,邀请了193名日本有身份的军官前来观摩,而这个消息就被韩略村的村长知道。

王近山经过对地形的考察后,于10月23日夜,率16团进入埋伏阵地。第二天早上,13辆汽车还有三辆小车,进入了埋伏圈,随着一声令下,顿时冲锋号声、枪声、手榴弹爆炸声、喊杀声连成一片。近百枚手榴弹投向车队,满沟火光,浓烟冲天,日军从车上跳下来进行抵抗,一个官阶很高的鬼子站在小汽车旁,大叫着,想指挥抵抗,被我军一枪击毙,此人正是日寇观战团团长服部直臣少将。此役烧毁敌人汽车13辆,并缴获大量武器弹药和物资,这次战斗震惊中外,在抗日战争史上写下了光辉的篇章,受到上级的充分肯定和表扬。这一场战斗的消息传到日本后使日本朝野震惊。

在亮剑当中李云龙打过最漂亮的一仗也是他最幸运的一仗,就是他在白家峰意外伏击了日本军官的观摩团,原本这一仗李云龙也是冲着据点中的鬼子去的,李云龙为了打这一仗,让楚云飞好好瞧一瞧八路军的游击战法。

图片 10

一、李云龙的原型王近山

关于韩略村的村民想必也有人为他们捏了一把汗,如果让日军知道他们给我军通风报信,必定会是被屠村的结局,但是最后韩略村上上下下无一人受害。

但是这里并没有指出这位少将旅团长就是服部直臣。

这些孩子还没有发育完全,心里没有从根本上接受天皇的洗脑,到了战场上要玩命了,害怕的本性就表现出来了。而今天笔者给大家介绍的史实是中国军用30分钟歼灭193个日本士兵。这是神话还是真实存在的?老兵说了真话。

王近山曾受伤入院,当时为386旅772团副团长,同时入院的还有385旅769团团长陈锡联。王近山喜欢医院的院花韩岫岩,在陈锡联的撮合下,两人结为夫妇。

且这段史实从一位89岁的老兵口中得到证实。三十分钟的时间太短,193个日本士兵的数量太多,更何况这193的日本人还不是普通的士兵,而是精锐,中国军是怎么做到的?

《侵华日军序列沿革》中在提到1945年华北方面军的陆军编制时,也明确提到了方面军直辖的独立步兵第二旅团,旅团长少将服部直臣。这就奇怪了,难道日军中的少将级军官中还有同名的?

速战速决的中国军队早就清理完战场,因此韩略村村长向敌军报告在实质上根本解决不了这193名日本军官面临的困难,但是因为及时向日军报告了战况不会引起日本人的怀疑,故而此次战役,含略村村民没有受到影响。

可惜目前我们是无法确认了。还有,《八路军表册》对“韩略村之战”的战果的记述中,没有提到击毙日军少将旅团长服部直臣。如此重大的战果,按照常识来说,是不可能不提的。

山西的韩略村被日本军官冈村宁次扫荡,进而转变成日本的治安区。然而这里的村民在村长的带领下归顺日本人,却不是真心实意的,他们表面上归顺日本人,实际上与我军的组织有联系,随时观察日本人的动向向组织上报告。

第一,无法确定服部直臣被八路军击毙,其逃掉的可能性极大。第二,诸多资料中都找不到服部直臣战死在中国的明确记录,仅仅八路军方面对服部直臣被击毙持肯定态度,有孤证之嫌疑。

另一种说法是,日本人胆小如鼠,在战场上常常怕的大哭,还会吓得尿裤子,在战场上装死也是常有发生的。其实这两种说法都正确,前面说的打仗不要命的日本军跟胆小如鼠的日本军不是同一批人。

然而他的原型就是熊绶春,江西南昌县人。黄埔军校三期学员,日本步兵学校学员、日本户山军官学校毕业。

于是村长赶紧回报给组织,讲明了时间地点以及日本官兵的数量。组织上得到这个密报以后提前勘察地形,找到了这193名军官通往目的地的必经之路。

但是敬佩归敬佩,在后来国共开战两人成为敌人之后,他们又多次在战场上血光相见,彼此都是毫不留情地要把对方彻底消灭。

根据89岁的抗日老兵所说,仅仅三十分钟,这193名日本军官几乎全部被我们歼灭,只有两名日本兵在战场上装死才会蒙混过关,躲过一劫。

另外,《八路军129师征战纪实》对这次战斗也有比较详细的记述,其中讲到:战后,从缴获的日军文件上得知,这次被歼灭的敌人,原来是日军华北派遣军司令部组织来太岳参观“车轮式扫荡”的一个“战地观战团”,其成员是日本“支那派遣军步兵学校”第五、六中队和其他部队的一些军官,内有少将旅团长1名、联队长6名,其余的也都是中队长以上军官。

在亮剑中,李云龙是个铁血英雄,曾于1927年参加“黄麻暴动”,后投身革命,长征时期在红四方面军任团长,国共合作时期任国民革命军第18集团军129师386旅独立团团长。

目前,服部直臣被击毙是仍然存疑的,有待于进一步挖掘史料进行确认。但是八路军击毙其他那100多名日军军官是无可质疑的,这一辉煌的战果无疑是八路军的重要历史功绩之一。

韩略村战斗伏击日军处

还有就是在1943年10月,王近山时任太岳军区二分区司令员时,奉命率队赴延安去保卫陕甘宁边区,途经敌军心脏地区韩略村时,根据情报,一队日军将从此地经过,他见那里的地形险要,是个打伏击的好地方。

解放战争时任中原野战军新二师师长,后新二师转调华东野战军。解放后调任福建省军区C海防军军长。1955年于南京国防大学学习,毕业后继续担任该军军长,授少将衔。他的原型其实就是王近山将军!为何这么说呢?

除此之外,《百战将星王近山》中也提到这次战斗击毙了日军的少将旅团长。而据《陈赓大将》一书,这次战斗“战地观光团”团长服部直臣少将阵亡。“尽管服部直臣少将阵亡,但这个参观团的成员都是久经沙场的老手,他们纷纷和八路军展开殊死的抵抗。”

参加第二次东征和北伐战争,任国民革命军第一军第二师排、连长。1948年,陈赓争取熊绶春起义,熊的异常举动被兵团副司令胡琏发现,他无法采取行动。在最后的总攻中,黄维兵团全部被歼,熊绶春阵亡。

所以在所有弟兄中,赵刚无疑是李云龙最亲近的人,而现实中赵刚的原型,就是李震将军。他在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是抗日战争初期参加工作而被授予少将军衔的10人之一。

其实他们在很多方面很像,王近山将军在20岁当上红军师长。王近山一直在徐向前的指挥下打仗,打起仗来不要命,人称“王疯子”。42岁当上北京军区副司令员、公安部副部长。

展开剩余88%

三、楚云飞的原型熊绶春

在整个抗日战争期间,命丧(包括病死、受伤而死等死因)在中国的日军将军大约有百位。大多被击毙在正面战场,死在敌后战场的比较少。

根据目前笔者看到的日方资料,实在是找不到权威的证据能够证明在“韩略村之战”中少将旅团长服部直臣被击毙。

在打日本鬼子的时候,曾经与八路军协同作战,就在那时在多次与李云龙配合交手的过程中,他对李云龙产生了敬佩之情。

赵刚是亮剑中主角之一,其实仔细想想我们就能发现,赵刚的性格特点正好是李云龙所缺少的,二人加一块才算是把完整的利剑。

《韩略村痛歼“日军军官观光团”》一文中讲到,“战后,从缴获的日军文件和我情报站的消息证实,这次伏击战,被我军打死的共有敌少将级军官9人,大中少佐级军官99人,支那派遣军步兵学校第五、六中队学员60多人,汽车司机15名”。这里所提到的被击毙的少将级军官有9人,这样的说法显然是不准确的。

冈村宁次本人对这次作战很有信心,声称将在太行山区建立一个“山岳剿共实验区”,为此大本营还特地从中国各战场抽调了多名中队长以上“优秀”军官再加上“支那派遣军步兵学校”的部分学员,组成了一个“战地观光团”,学习考察新的战术。

楚云飞在亮剑中作为国军的高级军官,李云龙的好友兼对手,毕业于黄埔军校。在军事理论方面表现出卓越的才能与理智。他的身上集中体现了国民党高级军官的所有优点与特质。

二、政委赵刚的原型李震

服部直臣是当时战地观光团的团长。少将军衔,职务是旅团长。在抗日战争时期,无论是对八路军、新四军还是对正面战场国民党领导的军队来说,能够击毙日军一个少佐军衔以上的军官都是很了不起的,更不用说是一个日军少将。

到底服部直臣有没有被击毙呢?八路军的记载是肯定的,但是还有许多资料却告诉我们,服部直臣没有被击毙。

《侵华恶魔冈村宁次》中提到,“‘参观团’在临汾东北50里的韩略村附近,遭到由太岳区开赴陕甘宁边区路过此地的八路军129师第386旅的伏击,180多名日军军官,除少数几人侥幸逃脱外,其余全被击毙,其中有少将旅团长1名,大佐级联队长6名,其余也都是中队长以上军官。”

在抗战时期,带领他的独立团浴血奋战,让日本鬼子闻风丧胆。

由于敌情不明,所以李云龙也没有盲目出击,经过一夜的潜伏以后,第二天就让李云龙看到了一个惊喜,日本军队的一个观摩团乘的数十辆的卡车,便大摇大摆的走进了李云龙设置的伏击圈内,这可是送上门来的馅饼啊,不吃白不吃,在经过短暂的交火以后,军队的一个少将,还有六名大左,以及上百名的军官全部都给杀死了。

那三名侥幸逃脱的鬼子也实在是太狡猾了,他们竟然当时装死,李云龙的原型也大意了,没有检查就撤退了。所以在真实的战斗中来看,独立团并没有全歼日军的观摩团案,其中有三个日本鬼子,太狡猾了,李云龙也大意了,如果战后他们在每个人的身上都打上一枪的话,也不会有漏网之鱼了。

第三,如果排除服部直臣重名的可能,那么《毙命中国的百名日军将领》《抗日战争时期的侵华日军》《侵华日军序列沿革》可以一定程度上佐证,服部直臣可能逃脱了。

白家村的原型就是韩略村伏击战,在1943年秋天的时候,日本华北方面军司令冈村宁次对晋冀鲁豫抗日根据地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扫荡,并且这一次手段跟以前也是非常的不相同冈村宁次这一次,发明了一个叫所谓的铁管扫荡的战术,光听名字就觉得已经很厉害了。

没想到没过多久这个“战地观光团”就被八路军129师386旅第16团王近山部在韩略村给痛歼了。此类战役在电视剧《亮剑》中也有所体现。

当然李云龙也不仅仅是是想在楚云飞的面前显摆显摆,由于马上就要到冬季了,八路军里面还没有冬装,李云龙便想伏击鬼子的目的就是要扒下他们身上的棉衣服。

《抗日战争时期的侵华日军》中对1945年华北方面军的编制进行叙述时,明确讲到华北方面军直辖独立步兵第二旅团,旅团长服部直臣,司令部设在井陉。

通过以上的分析,目前我们可以得出如下结论:

但是查阅《毙命中国的百名日军将领》,并没有发现服部直臣的名字。在《冈村宁次回忆录》中,谈到1943年秋季的“清剿”作战时,这样写道,“共军的确长于谍报,而且足智多谋,故经常出现我小股部队被全歼的惨状”。这一段文字的背景应该就是“韩略村之战”日军战地观光团的覆灭。

他当即决定队伍停止前进,就地埋伏,准备打个伏击,好狠狠杀一下鬼子的威风和气焰。10月22日晚上,王近山指挥部队进入阵地设下埋伏。王近山和部下,当时谁也没想到,他们即将伏击的竟是由日军中队长以上军官组成的“日军官战地参观团”,八路军总部也没料到,日本人更没有料到。

此役,冈村宁次苦心拼凑的所谓“战地参观团”,除3名装死留下性命外,其余包括一个少将旅长,6 个大佐联队长,180个中佐和少佐大队长以及中队长全部毙命。这和《亮剑》中李云龙率部全歼“日军士官团”如出一辙。

李云龙为了能够打好白家村的伏击战,他先事先制定了非常好的伏击计划,然后部队进入了伏击阵地以后,形势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本据点里就300多个日本鬼子,结果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了许多大批的鬼子。

与此相关的还有《洪洞县志》的记载:“该部日军系华北派遣军司令部组织的战地观战团从北平前来专为参观‘铁滚扫荡’新战法,观战团成员包括支那派遣军步兵学校两个中队及其他军官内有少将旅团长服部直臣,联队长6名。”至此,我们根据以上资料似乎可以判断这个少将旅团长服部直臣是被八路军击毙了。

这次战役的背景是:1943年秋季,冈村宁次在华北集中重兵对八路军太岳根据地发动了“铁滚扫荡”。

如果没有赵刚,李云龙可能会一直打胜仗,但是肯定会犯很多错误,捅很多篓子。没有赵刚,李云龙永远都是个有着土匪气的粗人(赵刚来了之后,教李云龙学文化,约束李云龙过激行为,用他的文人气质影响着李云龙)。

本文由威尼斯国际官方网站发布于历史报道,转载请注明出处:半小时歼灭193个日本官兵,30分钟歼灭193个日本士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