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云的简要介绍_典籍导航,白话二十四史传说之

王守仁,字伯安。他的父亲王华,字德辉,成化十七年考中进士第一名,被授官做编修。弘冶中,逐渐做到学士、少詹事等职位。 王华很有度量和才能,在讲略的时间最长,孝宗很眷念他。受世宗宠爱时,王华讲解《大学衍义》,说到李辅国与张皇后内外勾结的所作所为,陈述得很切 中要害。孝宗让宦官送食品慰劳他。 正德初年,王华升为礼部左侍郎。由于王守仁冲撞刘瑾,外放做南京礼部尚书,但因为别的事没有做成。 不久因为修《会典》出现小的错误,被降职做右侍。刘瑾败亡,才官复原职,没有多长时间就死掉了。王华为人孝顺,他的母亲岑氏活过了一百岁才死。王华当时已 经七十多岁了,守丧期间还睡在草垫上,吃素食。因此士人常常称赞他的品行。 王守仁在母亲的胎中怀了十四个月才出生。他的奶奶梦见神仙 从云彩中送婴儿下来,所以给孙子取名叫云。他五岁还不会说话,后来一个有道术的人抚摸了他,改名王守仁,他才会说话。十五岁时。曾到居庸关、山海关附近访 问客人,经常混在人群中走出边塞,放眼观览山川地形。才过加冠之年,就已经乡试中举,学业很有进步。但他越来越喜欢军事,并且很会射箭。弘治十二年考中进士。朝廷让他为成宁伯王越办理丧葬事情,回来后朝廷正在议论并为西北的边务着急,王守仁便给孝宗陈述了八条意见,不久便做了刑部主事。 在江北审讯犯人,称病返乡。 复职后补任兵部主事。 正德元年冬天.刘瑾逮捕南京中御史戴铣等二 十多人。王守仁不顾一切递上奏章企图解救,刘瑾发怒,把他杖责四十大棍,贬为贵州龙场驿丞。龙场一带群山连绵,高族、僚族人杂居。王守仁便根据他们的风俗 加以教化、领导,这些少数民族人民很高兴,大家一起砍伐树木建造房子给王守仁居住。刘瑾被杀之后.经考察改任庐陵知事。入京进见武宗之后,升任南京刑部主 事,吏部尚书杨一清却让他做验封官。后来又有几次提升,做了考功郎中,南京太仆少卿、鸿胪卿。 兵部尚书王琼一向以为守仁是个奇才。 十一年八月,因为他的推荐,守仁升为右佥都御史,巡抚南、赣。当时南中地带盗贼四起,谢志山占领洪水、左溪、桶冈,池冲客占领头, 都自封为王,与大庚的陈日能、乐昌的高快马。彬川的龚福全等遥相呼应,进占、劫掠各处府县,而福建大帽山的叛军詹师富等叉起兵。前任巡抚文森托病去职。谢 志山联合乐昌的叛军夺取大庚,进攻南康、赣州,赣县主薄吴砒在战斗中死去。王守仁到任后,知道身边有不少人是叛军的耳目,于是传讯年长而狡猾的仆役加以审 问,仆役浑身哆嗦不敢隐瞒,如实坦白,守仁就赦免了他们的罪过.让他们侦探叛军的情报,于是守仁对于叛军的行动也无所不知。于是他命令福建、广东合兵一 处,首先讨伐大帽山的叛军。 正德二年正月,督副使杨璋等在长富村打败叛军.进一步追击到达象湖山,指挥覃桓,县丞纪镛战死。守仁亲自率领精锐部队驻扎在杭山,又假装撤兵,出奇不意直捣敌人巢穴,俘虏和杀伤七千多敌人。 指挥王铠等活捉了詹师富。守仁接着给武宗上书,说自己权力太小,无法指挥将士,请给他旗牌,让他管辖军务,给他见机行事的权力。兵部尚书王琼听从并奏报 了他的请求。于是王守仁改革部队编制:二十五个人为一伍,伍有小甲;两伍为一队,队有总甲;四队为-一哨,哨有哨长,协哨两个助理;两哨为一营,营有营 官.参谋两人助理;三营为一阵,阵有偏将;两阵为一军、军有副将。都是临时行动时委命,而不是受朝廷任命,自副将以下,可以层层加以罚冶和定罪。 当年七月向大庚进军。谢志山乘机向南安发动猛攻.知府李颇打败了他。副使杨璋等也活捉了陈日能后凯旋,于是守仁准备讨伐横水、左溪的叛军。十月,由都指 挥许清、赣州知府刑、宁都知县王天兴各率一军会师横水,李颇及守备郏文、汀州知府唐淳,县丞舒富各率一军会师左溪,吉安知府伍文定、程乡知县张戬扼守险 要以阻止叛军逃跑。守仁自己在南康驻扎,离横水三十里,先派四百人埋伏在敌营的左右,然后进军攻打。叛军正在迎战,两边山上的伏兵举起了官兵的旗帜,叛军 一见大为吃惊,以为官军已经攻占了自己的巢穴,因此一路溃散。官兵乘胜攻克横水,谢志山及其党羽萧贵馍逃往桶冈,左溪也被官兵占领。守仁因为桶冈地势险 要,易守难攻,所以把兵营安置存接近平地的地方.用或战或降或福或祸的道理劝降敌军。叛军的守领蓝廷风等正征恐惧之中,见到守仁的信便很高兴,约定十一月 一日投降。可是刑、伍文定的官兵已经冒着大雨,夺险而人。叛军碍于水阵,无力抵抗,刑一直向前,英勇奋战,伍文定和张戬又从右边出击,叛军措手不及, 四散而逃,路上碰到唐淳的官兵,又被打败。 各路官兵攻占了桶冈,谢志山、萧贵模、蓝廷凤等叛军守领把自己捆绑了来到守仁帐下请求投降。总计此次战役,攻占叛军营地八十四个、俘虏斩首六千多人。当时,湖广巡抚秦金也打败了龚福全,龚军一部一千多人逃窜到这儿,诸将立刻将他们擒获,并将他们斩首。 于是在横水设立崇义县,节制瑶民各部。还师赣州,准备攻打头地方的乱军。 当初,守仁平定詹师富的乱军时,龙川的盗贼首领卢珂、郑志高、陈英都愿意投降。 到征讨横水时,俐头的盗贼首领黄金巢也率五百人投降,只有池仲容还没有攻下。横水一仗之后,池仲容才派他的弟弟池仲安来表示归顺,而又郑重其事地做着战 斗和防御的准备,诈称卢珂、郑志高是他的仇敌,将会袭击他的军队,所以才做些防备。守仁假装把卢珂等杖打一顿,背地令卢珂的弟弟集合部队等待战斗,然后假 装下令疏散部队。新春时节张灯结彩,大肆玩乐,池仲容将信将疑。守仁派人赏他过节物品,引诱他来称谢。池仲容果然带了几十三人下山,在教场上驻兵,用几人 作陪进入王守仁帐中求见,守仁指责他说:“你们都是我的百姓,却干外面屯兵,难道是怀疑我不成?”接着就把他们带进祥符宫中,用丰盛的饮食招待。于是叛军 大喜过望,越发感到安全。守仁把池仲容挽留下来观灯行乐。正月初三举办盛大宴席,在门里埋伏了刀斧手,乱军将领进来后,挨个儿加以擒拿、杀戮。接着亲率大 军攻打叛军巢穴,接连打人上、中、下三,杀敌二千多人。余下的叛军逃往九连山,山势连绵数百里,地形陡峭,无法攻打。守仁于是精选了七百名壮士,穿着叛 军的服装,跑到山崖下边呼叫,叛军就招呼他们上去了。官兵又从外边攻打,内外夹击,于是叛军被擒、被杀,没有剩下几个。于是在下设立和平县,安置部队防 守,班师回朝。从此国境之内,一片安定。 当初,朝廷认为盗贼势力强大,所以发动广东、湖广的兵力进行联合围剿。守仁递奏章上去劝阻这样做,但奏章没有能够到达京城。 平定桶冈后,湖广的部队才到位,到平定涮头为止,广东部队还没有接到命令。守仁所带领的都是文职官吏和偏裨军校,但他平定了几十年形成的强大叛军,所以远近人士大为惊奇,奉他为神明。朝廷升他为右副都御史,后来又提升为副千户。 正德十四年六月,王守仁受命为平定福建军队反叛的官员,走到丰城,宁王朱宸濠造反,知县顾把这事告诉了王守仁。守仁立刻进兵吉安, 和伍文定一道召集兵马.调运粮草,准备战争使用的器械和船只,并发布檄文揭露朱宸濠的罪行,号召州县官吏各自率领下属和士兵勤王。都御史王憨中,编修邵守 益,副使罗循、罗钦德.郎中曾直,御史张鳌山、周鲁,许事周侨,周知郭祥鹏,进士郭持平.贬官驿丞王思、李忠,都参加了王守仁的部队。御史谢源、伍希儒巡 视回朝,从广东路过,守仁留下他们负责记功。于是召集众人开会,说: “宸漾如果出兵沿长江东下,那么南京就无法抵御,我想用计阻挠他 东下,哪怕只让他迟误十天也就没有什么要紧的了。”于是他派出很多间谍,传命府县说:“都督许泰、欲永率领边疆的军队,都督刘晖、桂勇率领北京的守军各四 万人,水陆并进。南赣王守仁、湖广秦金、两广杨旦各率领自己的部队,计十六万人,直接攻打南昌,所到地方官吏没有尽于职守,以军法论罪。”又写了一封信给 伪政府的丞相李士宾、刘养正,是一封蜡封的密信,信中说到他们归降的诚心,让他们劝说朱宸濠早日发兵东下。然后让间谍人员泄露信的内容,朱宸濠果然心中犹 豫,和李士宾、刘养正商讨战事.他们都劝朱宸濠早日攻占南京,即皇帝位.朱宸濠这下越发。十多天后刺探得知部队并没有来到,才明白是守仁把他骗 了。七月一日,朱宸濠留宜春王朱拱饿据守本营,带领他的部下六万人,偷袭九江,占领南康,然后出兵长江,一直逼向安庆。 守仁听说南昌 兵少就高兴起来,马上进军樟树镇,知府临江戴德孺、袁州徐琏、赣州刑殉,都指挥余恩,通判州胡尧云、彦琦,抚州郑琥、安吉淡恒,推官王、徐文英,知县新 淦李吴,秦和李楫,万安王冕,宁都王天兴,各自带兵前来汇合,一共八万人,号称三十万。有人提出出兵援助安庆,守仁说:“不能这样,现在九江、南康已被敌 军占有。我们越过南昌和敌人在江面争执,九江、南康两郡的兵力断我后路,这样将会腹背受敌,不如我们直接攻打南昌,敌人的精锐部队全出动了,防御力量一定 孤单,我军刚刚会合.气势正盛,攻打南昌一定能胜。朱宸濠如果知道南昌被攻下,一定会回师解围,我们迎上去在鄱阳湖打击他,没有不胜的道理。”大家一齐说 好。 七月十八日,王守仁驻兵平城,派遣伍文定为先锋,先遣奉新知县刘守诸之命袭击了敌人的伏兵。十九日夜半时分,伍文定的部队进入广 润门,守兵吓得四散而逃。二十日的黎明,各路官兵用云梯、绳索登上城墙,攻克南昌,俘虏了朱拱等,宫人大多已被烧死。官兵在南昌有不少杀人、抢劫行为,守 仁处斩了几十个违犯军令的官兵,赦免了从犯人员,并安定南昌乡绅和百姓,安慰劝告宗室遗留,南昌人民才又高兴起来。 过了两天,守仁派 伍文定、刑殉、徐琏、德孺各领精兵分路前进,让尧云等将领途中埋伏。朱宸濠果然从安庆撤兵而回,两军于二十四日在黄家渡相遇。伍文定的部队抵挡敌人的前 锋,朱宸濠的部队以为好欺负便迅速进攻。刑殉部队从敌人后面绕出夹击,文定、余恩追击敌人,徐琏、德孺分两路进攻.分散敌人的力量,尧云等人率领的伏兵又 发起进攻,敌人于是溃败,退而防守八字脑。宸濠害怕了,发动九江、南昌的全部兵力。守仁于是派知府抚州陈槐、饶州林城攻取九江;违昌曾,广信佐攻取 南康。二十五日又发生一次战斗,官军退却,守仁把先退缩的士兵杀了,于是各路兵马拼死前进,敌人又一次大败,退保樵舍,把战船连在一起组成方阵。又拿出全 部金银财宝犒赏将士。第二天清晨,宸濠正在会见群臣,官军覆压而来,用小船装着柴草,顺着风势放火,烧坏了宸濠用的副舰,宸濠的妃子除娄氏以外都投水而 死。宸濠的坐船搁浅,仓促之中换了一条小船逃跑,王冕部下的士兵追上去逮捕了他。士宾、养正及投降的按察使杨璋都被活捉。南康、九江也打下来了。前后汉三 十五天就平定了宸濠的叛乱。当初,京城里得知叛乱事发,朝廷里大臣们都感到震惊和恐惧。王琼扬言说;“王伯安驻兵南昌上游,一定会活捉朱宸濠的。”到此 时,果然得到上报的胜利消息。 武宗皇帝当时已经亲自出征,自称威武大将军,率领京郊勇悍的军队数万人南下作战。任命安边伯许泰为副将 军。和提督军务的太监张忠、平贼将军左都督刘晖率领京兵数千人沿江而上,抵达南昌。这些得到武宗宠爱的小人们原本是和朱宸濠互通声气的。守仁最初报告宸濠 造反的上书中有这样的话:“图谋篡位的不只是一个宁王,请罢黜那些奸人和从谀之臣以挽回天下英雄豪杰不能安分的心思。” 因此这些小人 都对守仁心生忌恨。宸濠叛乱平定以后,就一起来嫉妒守仁的功劳。又因为怕守仁见到皇帝时揭发他们的罪证,所以争着制造诽谤的言语,说守仁原先曾和宸濠往来 策划造反,后来考虑到叛乱不能成功,不得已才起兵镇压叛乱。后来又想要让守仁把宸濠假装释放在鄱阳湖中,好让武宗自己擒拿他。 守仁在 张忠、许泰兵马来到之前就已经擒获了宸濠,攻克了南昌。张忠、许泰用威武大将军的名义传令要守仁到广信去。守仁没有理睬,而从小路进驻玉山,上书请求亲自 献上宁王,并劝阻武宗带兵南下。武宗不听他的建议。守仁到了钱塘,碰到太监张永。张永主管策划机密军务,在张忠、许泰官位之上。过去曾和杨一清友好,翦除 刘瑾,天下人都称赞他。守仁夜间拜见张永,称颂他的贤德.并借此极力说起江西的破败,不能再承受皇帝及官兵的扰乱了。张永赞同他的意见,说:“我这次来, 是为了调理、照顾皇上的身体,不是为了邀功。你的大功,我知道,但是事情不能办理得过于直露了。”守仁于是把宸濠交给张永,自己到京口,想要觐见皇帝。接 到巡抚江西的任命,才又回到南昌。此时,张忠、许泰已经先来到南昌,他们都恨自己没能捉到宸濠,所以怂恿京军向守仁挑衅,甚歪直呼其名,肆意诋毁。守仁丝 毫不为所动,相反对他们的犒劳愈见丰厚。病的给药,死的给棺材埋葬,路上碰见出丧,肯定停下车来,悼唁很长时间才会离去。京军说王都堂十分爱护他们,所以 没有再来侵扰的了。张忠、许泰问:“宁王府的富有天下称首,其积蓄现在哪里去了?”守仁回答说:“宸濠当时都用来贿赂京城的要人约定作内应了,现有凭单可 以查看。” 张忠、许泰过去曾收受过宸濠的贿赂,所以态度收敛,不敢再提起此事。过后,他们瞧不起守仁是个读书人,逼着他到校场里去射 箭。守仁从容地拉开弓弦,三射三中。京军都在大声欢呼,张忠、许泰越发沮丧。到了冬至时节,守仁传命城里居民在街头巷尾大行祭祀,然后到坟地去哀哭。当时 刚剐经历宸濠叛乱,死伤的人多,所以悲号痛哭之声响彻四野。京军离家久了,听到这样的丧祭之声全都泪流满面,思念起家乡来,想要回去。张忠、许泰不得已之 下,班师回朝去了。等见到武宗,和纪功给事中祝续、御史章纶一起,对守仁百般污蔑、中伤,只有张永从中斡旋,常常替守仁开脱罪名。张忠在武宗面前扬言道: “王守仁日后一定谋反,试着召他来觐见,一定不会来的。”张忠、许泰几次用假圣旨召唤守仁,守仁因为得到张永的秘密信件,都不前去。这次知道是武宗的意 思,立刻骑马而来。张忠、许泰计谋无效,就不让他见到武宗。守仁于是上到九华山上,每日里出游或者独坐在和尚的寺庙里。武宗派人探到这些,说:“王守仁是 个学道的人,听见召唤就来了,怎么说他要造反呢?”于是命令守仁回去镇守南昌,要他有机会再上捷报。守仁于是修改了以前的奏章,说是按威武大将军的方略平 定了叛乱,并且把那帮小人的名字都放入功臣一列,江彬等至此才无话可说了。 当时谣言四起,奸臣当道,祸乱、变化无法预料,没有守仁,东南一带几乎陷于败乱。 世宗深深懂得这一点,所以才即位就催召守仁入朝接受奖赏。可是大学士杨廷和王琼互相猜忌。守仁前前后后平定了许多叛乱,大部分都归功于王琼,杨廷心中不 高兴,其他大臣也很忌恨他的功勋,正好朝中有人说皇帝刚逝世,国哀没有结束,不适合举办宴会,讨论封赏,因而只任命守仁作南京兵部尚书。守仁没有去上任, 上书要求回乡省亲。过后,授功晋升为特进光禄大夫、柱国、新建伯,允许世袭,每年俸禄一千石。但是没有颁发铁券,每年的岁禄也没有兑现。和他一起平乱立了 大功的,只有吉安太守伍文定做了大官,受到上等的奖赏。其他人名义上都升了,而背地里都遭抑制,废除的废除,罢免的罢免,没有一个好的下场。守仁心中非常 愤慨。当时他的父亲已经去世,他多次上书要求辞免爵位,登录其他人的功劳,但都没有得到答复。等到他守丧完毕,朝廷也不再召他为官。很久以后,他的友人席 书及门人方献夫、黄绾因为议论礼制得到皇帝宠爱,他们对张璁、桂萼说起此事,而费宏一向忌恨守仁,又破坏了这件事。总之,屡次提出要让守仁充任兵部尚书、 三边总督、提督团营,都没有实现。 嘉靖六年,思恩、田州的民族首领卢苏、王受造反。总督姚镆镇压不了,朝廷才发布 诏书让守仁以原先的官职兼左都御史,总督两广并兼为巡抚。黄绾借此机会上书为守仁的功劳争辩,并请求赐给他铁券和岁禄,并评定以前讨伐宸潦的大臣们的功 绩,世宗都说可以。守仁在行途中,上书陈说用兵的错误,并且讲道:思恩在还没有设立汉人充当的流官时,民族首领每年派出三千士兵供官府征用。设立流官以 后,朝廷反而每年派数千士兵来这里驻守。设立流官没有用处是显然的了。况且,田州与交趾相接,深山绝谷。都被瑶人、僮人盘踞着,只有设土著人充任的土官, 这样才能借他们的兵力作为屏障,如果改土官为流官,那么边境的兵患,只有朝廷自己负责了,以后一定会后悔的。”他的奏章被下放到兵部讨论,尚书王时中列举 了其中五条不恰当的地方,世宗命令守仁再作商讨。十二月,守仁抵达浔州,正好巡按御史石金已经定计准备招抚土著人,就遗散了各路兵马,留下永顺、保靖的土 著士兵数千人,解除战备,原地休息。卢苏、王受本来就想得到招安,听说守仁的部队来就更加恐慌了,到这时才特别高兴起来。守仁到南宁,他们二人派遣使节请 求投降,守仁命令他们来帐前听候命令。二人私下里议论说:“这位王公一向诡计多端,可别给他哄骗了啊。”所以布置了军队后才进去相见。守仁列举了他们的罪 名,各打了一顿大棍,然后放了他们。叉亲自进入他们的军营,安抚他们的七万士兵。 接着,写奏章上报给朝廷,陈说了用兵的十种害处和招 安的十大好处。就此请求仍旧设立流官,酌情裁割田州的地盘,另外设立了一个新州,命令岑猛的第二个儿子岑邦相为代理长官,暂时管理州事,等以后立了功再正 式提升为知州。在田州,设置了十九个巡检司,命令卢苏、王受等人统领其事,统一接受流官知府的管辖。他的意见被世宗全部采纳了。 断藤 峡一带瑶族的乱民,往上接连着八寨,往下和仙台,花相等洞居的蛮人相通,势力绵延三百多里,郡邑受他们毒害已经儿十年。守仁想平定他们,所以留在南京。守 仁下令解退湖广一带的部队,以显示不再用兵。同时等敌人不加戒备的时候,挺师而进,打下了牛肠、六寺等十多个营寨,断藤峡的乱民垒被平定了。于是沿着横石 江向下,打败了仙台、花相、百竹、古陶、罗凤等地的乱民。命令布政使林富率领卢苏、王受的部队一直挺进八寨,攻克石门,副将沈希仪出兵斩杀败逃的乱民,这 样就又荡平了八寨。 开始,世宗因为卢苏、王受的招安,派遣使臣持加盖玉玺的诏书前往奖赏。等到守仁报上断藤峡的捷报,世宗却用手诏问 阁臣杨一清等人,认为守仁自我吹嘘,并且问到守仁生平的学术思想。一清等不知怎么回答才好。守仁这次得到启用,是由于张璁、桂萼的推荐,桂萼原本不喜欢守 仁,他的推荐是张璁逼迫才作出的。后来桂萼领职吏部,张璁入主内阁,双方势力不相上下。桂萼仕途平坦,喜好功名,曾劝守仁占领交趾。守仁没有听从。杨一清 很了解守仁,可是黄绾曾上书世宗想让守仁入宫作辅臣,诋毁一清,一一清因此也不可能没有怀恨之心。桂萼于是公开批评守仁征战、招安的失误。因此,对守仁例 行的封赏被取消了。方献夫和霍韬感到不公正,上书世宗争论说“各路瑶民多年以来是国家的心腹大患,起初朝廷曾用步兵儿十万,才仅仅占领一个思州,不久又被 乱民占据。守仁片言只语送过去,思恩、田州的乱民低头纳降。至于八寨、断藤峡的乱民,为深岩绝壁所阻隔,开国以来,没人敢轻易说到平定它,现在一举铲平, 有如摧枯拉朽一般。可是议论的人都说是守仁接到命令出征思恩、田州,不曾命令他讨伐八寨。封疆大吏外出征战,有可以安定国家、造福百姓的机会,专断应该是 允许的。况且守仁曾领到诏旨,允许灵活机动、见机行事,怎么就不可以这么办呢?守仁平定宁王叛乱,忌恨他的人说他当初和宁王同谋,又谎称他以车辆载运钱 帛。当时大臣杨廷和用花言巧语取消守仁封赏的事,至今还不曾为守仁平反昭雪。作为大臣忠诚得像守仁那样,有大功勋像守仁那样,却一受委屈于江西,再受委屈 于两广。我们真怕做事的大臣灰了心,部队里将士人心涣散,以后我明朝边疆有战事时,谁还肯为陛下分挑重担呢?”世宗对此也只是说知道而已,并没有什么改 变。 守仁这时已经病得很厉害,上书请求告老回乡,推荐勋阳巡抚林富代替自己,不等朝廷的批复就回去了。走到南安就病死了,享年五十七岁。灵柩经过江西,当地军民无不身着白衣,哭泣着相送。 守仁天生与常人不同。十七岁时拜访上饶人娄谅,和他谈论朱子格物之学的大意。回家之后,每日里正襟危坐,研读《五经》,不轻易和人谈笑。从九华山游历归 来,在阳明洞中建造居室,广泛阅读道、释两家的学说,几年下来没有什么大的收获。当初遭贬官到龙场时,因为那里是边远的地方,没有书可读,只好天天思索以 前已获得的知识。一天,忽然体会到格物致知,应当自求于己心,而不能去向事物求索,慨然感叹说:“道就在这里呀。”从此深信不疑。他因遭施教,专门以发明 良知为己任和主旨,认为自从周敦颐、二程兄弟以后,只有象山陆九渊的学说简易直接,能够直接传承孟轲的学说。而朱熹的《集注》、《或问》等,是中年时 还不成熟的学说。当世学者翕然而听从他的学说,所以社会上有“阳明学”的称法。 守仁死后,桂萼弹劾他擅离职守。世宗大为生气,下令朝 臣议论。桂萼等人说:“守仁做事不取法先贤,讲学不称道前懦。一心想要标新立异标榜自己,才批评朱熹格物致知的学说,知道公论不赞成他,所以编造一本关于 朱熹晚年定论的书,召引门徒,互相唱和。有才能的人喜欢他的随意,没出息的人借用他的虚名。师传弟习,途生错讹,越来越荒谬。但是守仁讨伐拳地的叛乱,活 捉造反的宁王,功劳还是值得纪念的。应该免除他的伯爵,以显示皇朝的清誉。禁止传播他的邪说,以端正人民的思想。”世宗干是发布诏书,停止了守仁世袭的伯 爵特权,后事处理的典礼也不予举行。 隆庆初年,朝廷大臣赞扬他的功绩,穆宗于是下诏追赠他为新建侯,谥号文成。第二年准予世袭伯爵。 以后又有请求把守仁与薛碹、陈献章一齐放在文庙中从祀,穆宗允许大臣讨论,结果以薜碹从祀。到十二年,御史詹事讲又重申以前的请 求。大学士申时行等人说:“守仁所讲致知出自《大学》,良知出自《》。陈献章主静,继承大儒周敦颐、程颢。况且孝友之德,进退出处像献章,气节、 文章、功业像王守仁,不能说是禅客。实在应予以尊崇、祭祀。”并且说明守仁思想正派,行为笃实,为社会舆论所肯定,也应当一道祭祀。神宗皇帝听从了他们的 意见。一直到灭亡,孔庙中从祀的也只是王守仁等四个人而已。 评论:王守仁最初因为正直有节操而著名,等到负责疆场战事的时候,率领一支几乎无战斗力的部队,背后几个文弱书生,却也能平定多年不法的乱民,平定藩王的武装叛乱。 整个明朝,文官用兵也能这样克敌制胜的,从没有像守仁这样出色的。当面临危险重重并且被皇帝怀疑的时候,他能够做到精神专一,考虑精当。这虽然因为他天 资聪颖,不也同样得益于他的精神世界空灵吗?可是他夸耀自己的学术思想,标新立异,不同于以前的大儒,最后受到了学者的批评。守仁生前曾批评胡世宁没有讲 学,世宁说:“我倒是恨先生你多了讲学一事!”桂萼对于他的批评虽然源于妒嫉的私心,但守仁学说的弊端的确是那样的。这不能因为他功绩很大就替他隐瞒不 说。

王守仁

王守仁(1472年10月31日-1529年1月9日),汉族,幼名云,字伯安,号阳明,封新建伯,谥文成,人称王阳明。明代最着名的思想家、文学家、哲学家和军事家。王阳明不仅是宋明心学的集大成者,一生事功也是赫赫有名,故称之为“真三不朽”其学术思想在中国、日本、朝鲜半岛以及东南亚国家乃至全球都有重要而深远的影响,因此,王守仁、孟子并称为孔、孟、朱、王。

人物生平

生而不凡 王守仁出身于浙江余姚一个显赫的家庭,天生有特殊的气质。他的母亲怀孕超过十个月才分娩,在他诞生之前,他的祖母梦见天神衣绯玉,云中鼓吹,抱一赤子,从天而降,祖父遂为他取名为“云”,并给他居住的地方起名为“瑞云楼”。出生后,5岁仍不会说话,但已默记祖父所读过的书。有一高僧过其家,摸着他的头说“好个孩儿,可惜道破。”祖父根据《论语·卫灵公》所云“知及之,仁不能守之,虽得之,必失之”,为他改名为“守仁”,随后他就开口说话了。他的父亲王华喜爱绍兴的山水,才举家离开余姚,移居绍兴。幼年的王守仁,有着良好的家世,也因此拥有一个非常优越的学习环境。

年少有为 十二岁时,王守仁正式就读师塾。十三岁,母亲郑氏去世,幼年失恃,这对他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挫折。但他志存高远,心思不同常人。一次与塾师先生讨论何为天下最要紧之事,他就不同凡俗,认为“科举并非第一等要紧事”,天下最要紧的是读书做一个圣贤的人。当时国家朝政腐败,义军四起。英宗正统年间,英宗被蒙古瓦剌部所俘,朝廷赔款求和。这件事情在王守仁幼小的心中投下了巨大的阴影。他发誓一定要学好兵法,为国效忠。十五岁时就屡次上书皇帝,献策平定农民起义,未果。同年,他出游居庸关、山海关一月之久,纵观塞外,那时已经有经略四方之志。

娶妻诸氏 十七岁时,他到南昌与诸养和之女诸氏成婚,可在结婚的当天,大家都找不到他。原来这天他闲逛中遇见一道士在那里打坐,他就向道士请教,道士给他讲了一回养生术,他便与道士相对静坐忘归,直到第二天岳父才把他找回去。十八岁时,与夫人诸氏返回余姚,船过广信,王守仁拜谒娄谅。娄谅向他讲授“格物致知”之学,王守仁甚喜。之后他遍读朱熹的着作,思考宋儒所谓“物有表里精粗,一草一木皆具至理”的学说。为了实践朱熹的“格物致知”,有一次他下决心穷竹之理,“格”了七天七夜的竹子,什么都没有发现,人却因此病倒。从此,王守仁对“格物”学说产生了极大的怀疑,这就是中国哲学史上着名的“守仁格竹”。

步入仕途 二十岁时,王守仁第一次参加乡试,中举人后,学业大有长进。但他越来越喜欢谈论军事,并且很会射箭。然而,二十二岁时考进士不中,内阁首辅李东阳对其笑道:“你这次虽然不中状元,下一次科举必定会中状元,试一试为下一次科举作个状元赋。”王守仁拿起笔就完成了,朝堂上的元老们都很惊奇他的天赋才能。嫉妒他的人就开始议论说,这个年轻人如状元及第,必然是目中无人。王守仁二十五岁再次参考科举,再次落第。他的状元父亲开导他说,此次不中,下次努力就能中了,但他笑道:“你们以不登第为耻,我以不登第却为之懊恼为耻”。

被贬悟道 弘治十二年,二十八岁的他参加礼部会试,因考试出色,举南宫第二人,赐二甲进士第七人,观政工部。出治葬前威宁伯王越,回朝上疏论西北边疆防备等八事,随后授刑部主事,在江北等地决断囚狱,随后因病请求归乡。久之,起用授兵部主事。

明武宗正德元年冬,宦官刘瑾擅政,并逮捕南京给事中御史戴铣等二十余人。王守仁上疏论救,而触怒刘瑾,被杖四十,谪贬至贵州龙场当龙场驿栈驿丞。同时,他的父亲王华也被赶出北京,调任南京吏部尚书。

路途中,王守仁被刘瑾派人追杀,伪造跳水自尽躲过一劫。逃过追杀的王守仁暗中到南京面见父亲王华,王华对他说:“既然朝廷委命于你,就有责任在身,你还是上任去吧。”随后他踏上路途,来到贵州龙场,“万山丛薄,苗、僚杂居”,龙场在当时还是未开化的地区。王守仁没有气馁,根据风俗开化教导当地人,受到民众爱戴。在这个时期,他对《大学》的中心思想有了新的领悟。王守仁认识到“圣人之道,吾性自足,向之求理于事物者误也”。他在这段时期写了“教条示龙场诸生”,史称龙场悟道。

正德五年初,王守仁谪戍期满,复官庐陵县知县。八月,刘瑾被杨一清联合宦官张永设计除去。王守仁随即被召入京,担任吏部验封清吏司主事。

平定江西 正德十一年八月,兵部尚书王琼对王守仁的才能十分赏识,在王琼的推荐下,王守仁被擢为都察院左佥都御史,巡抚南等地。

当时,南中地带盗贼蜂拥四起。谢志山占领横水、左溪、桶冈,池仲容占领浰头头,各自称王,与大庾的陈曰能、乐昌的高快马、郴州的龚福全等遥相呼应,攻占、剽掠各处府县。而福建大帽山的盗贼詹师富等又起兵。前任巡抚文森托病去职。谢志山联合乐昌的盗贼夺取大庾,进攻南康、赣州,赣县主簿战死。守仁到任后,知道官府中有不少人是盗贼的耳目,于是责问年老而狡黠的仆役,仆役浑身哆嗦不敢隐瞒,如实坦白。守仁赦免了他们的罪过,让他们侦探叛军的情报,守仁因此掌握了盗贼的动静。随后他传檄福建、广东会兵一处,首先讨伐大帽山的盗贼。王守仁用兵“诡异”、独断,素有“狡诈专兵”之名。

正德十二年正月,王守仁亲自率领精锐在上杭屯兵,假装撤退,出敌不意进攻,连破四十余寨,斩杀、俘获七千多人。他向朝廷上疏称,权力太小,无法命令将士。王琼上奏,给了王守仁旗牌,可以便宜从事。七月,进兵大庾。十月,克左溪、横水,破巢八十四,斩杀、俘获六千多人。战毕,在横水设置崇义县。随后师还赣州,讨伐利头的盗贼,斩杀两千多人。王守仁率领书生和偏裨,荡平为患数十年的盗贼,附近的人都惊呼守仁是神。

平定叛乱 正德十四年,宁王朱宸濠发动叛乱。据说,消息传到北京后,朝中大臣震惊不已,只有王琼却十分自信地说:“王伯安在江西,肯定会擒获叛贼。”

当时,王守仁正准备前往福建平定那里的叛乱。行至江西吉安与南昌之间的丰城,王守仁得到朱宸濠叛乱的消息,立即赶往吉安,募集义兵,发出檄文,出兵征讨。一开始,王守仁来了个疑兵之计。他深知如果宁王顺长江东下,那么南京肯定保不住。作为留都的南京丢了,叛军在政治上就会占有一定的主动,平叛就会有困难。

王守仁平定盗贼后兵符已上交兵部,手中无兵。在江西境内的朝廷官吏都来帮助守仁,又在袁州聚集各府县士兵,征调军粮、制造兵械船只。

王守仁假装传檄各地至江西勤王,在南昌到处张贴假檄迷惑宸濠,声称朝廷派了边兵和京兵共八万人,会同自己在南赣的部队以及湖广、两广的部队,号称十六万,准备进攻宁王的老巢南昌。为争取时间集结军队,又写蜡书让朱宸濠的伪相李士实、刘养正劝宸濠发兵攻打南京,又故意泄露给宸濠。此时,李、刘二人果然劝宸濠进兵南京,宸濠大疑,按兵不动。

宁王犹疑不定,等了十多天,探知朝廷根本没有派那么多的兵来,才沿江东下,攻下九江、南康两城,逼近安庆。而在朱宸濠率兵六万自九江沿江而下、窥伺南京的时候,王守仁已经率领仓促组建的八万平叛军,直捣宁王的老巢——南昌,迫使朱宸濠回援。当时有人建议王守仁往救安庆,他不肯,分析说:如果救安庆,与宁王主力相持江上,而南康和九江的敌人就会乘虚攻我后背,我们腹背受敌;而我们直捣南昌,南昌守备空虚,我们的军队锐气正足,必可一举而下;宁王必定回救,到时我们迎头痛击,肯定会取胜。后来的事实果如王守仁所料。

此时守仁大军已集结完毕。宸濠精锐都前往安庆,留守南昌的兵力空虚,守仁率兵攻打南昌,宸濠回兵救南昌。最终双方在鄱阳湖决战,经过三天的激战,宁王战败被俘,宁王叛乱历时35天后宣告结束。

然而,平叛大功却没有得到武宗的认同。武宗身边的佞幸之臣,平时与宁王交往密切,心态极端复杂。一些佞幸之臣希望王守仁将朱宸濠释放,然后再让已经南巡的武宗亲自“擒获”朱宸濠,以满足武宗的虚荣心。面对这样复杂的情势,王守仁急流勇退。他将朱宸濠交付当时尚属正直的太监张永,然后称病,以避免卷入更多的政治事端中。所以,终武宗一朝,王守仁平叛之功没有得到朝廷的封赏。直到世宗即位以后,王守仁才加官晋爵。

立院讲学 正德十六年,明世宗即位,由藩王入继大统的世宗,在对王守仁有过短暂的赏识之后,便对这位非常能干的臣子采取了冷漠的态度。在世宗即位之际,王守仁因父老请归,世宗说王守仁有擒贼平乱之大功,正要论功行赏,不许他辞官。同年七、八月,先升其为南京兵部尚书,不许他推辞,稍后又特许他顺路回去探视父亲。不久,加封王守仁为新建伯,世袭。

嘉靖元年,父亲王华去世,王守仁回乡守制。

王守仁于54岁时,辞官回乡讲学,在绍兴、余姚一带创建书院,宣讲“王学”,并在天泉桥留心学四句教法: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

总督两广 嘉靖六年,思恩、田州的民族首领卢苏、王受造反。总督姚镆不能平定,于是下诏让守仁以原先的官职兼左都御史,总督两广兼巡抚。黄绾借此机会上书争辩守仁的功绩,请赐给他铁券和岁禄,并叙录平定宁王叛乱功臣,世宗都答应。十二月,守仁军至思恩,卢苏、王受早就听闻了守仁平定盗贼和叛乱,十分害怕,投降了守仁。

嘉靖七年二月,王守仁率湖广兵抵达南宁,而卢苏、王受刚归降,愿意立功自赎。王守仁于是派遣大臣商议,并命湖广佥事汪溱、广西副使翁素、佥事吴天挺及参将张经、都指挥谢佩监湖广土兵,袭剿断藤峡叛军。此后仍然总督分永顺兵进剿牛肠等寨,保靖兵进剿六寺等寨,约好以四月初二各至抵达地点。

当时,叛军听闻明军檄湖广土兵抵达,均逃匿深险之中;又听闻卢苏、王受归降,王守仁进驻南宁,故以为王守仁以散遣诸兵布阵,于是防备弛缓。至此,湖广兵皆偃旗卧鼓驰马抵达,与明军一同突进,四面夹击。叛军大败,于是退守保仙女大山,据险结寨。官军攀木缘崖仰攻,并随后连连攻破油榨、石壁、大陂等地,直击断藤峡。随后王守仁密檄诸将移兵剿仙台等贼,分永顺兵、保靖兵各自进剿,约定在五月十三日抵达巢穴。叛军退守永安力山,仍然被王守仁围困的大军打败,溃军为副将沈希仪斩杀。至此,断藤峡叛军几乎全尽。

病逝归途 平乱后,王阳明因肺病加重,向朝廷上疏乞求告老还乡,推荐勋阳巡抚林富代替自己,不等朝廷的批复就回去了。嘉靖七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卯时病逝于江西南安府大庚县青龙港舟中。临终之际,弟子问他有何遗言,他说:“此心光明,亦复何言!”丧过江西境内,军民都穿着麻衣哭送守仁。先前因平定宁王叛乱封特进光禄大夫、柱国、新建伯。隆庆时追赠新建侯,谥文成。万历十二年从祀于孔庙。

本文由威尼斯国际官方网站发布于历史报道,转载请注明出处:王云的简要介绍_典籍导航,白话二十四史传说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